北京草皮批发

销售热线:139-1018-5004

北京推16种野草替代人工草坪

针对环保组织发文呼吁留住野草 市园林绿化局表示——

本市推16种野草替代人工草坪

市属11家公园的绿地面积累计达1020公顷,是北京的绿肺,城市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基地。近5年来,通过培育、筛选、种植抗逆性较强乡土的植物品种,使得市属公园野生地被、缀花草地达到了绿地面积的80%以上,形成“林下繁花”的天然野趣。

近日,环保组织自然大学通过网络发布了给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的公开信,呼吁不要拔除野草,同时质疑铺设大面积单一草坪破坏生态,而且使生物多样性日趋消失。对此,市公园管理中心回应称,市属11家公园野生地被、缀花草地的绿化面积达到80%以上,不存在大面积拔除野草的现象。市园林绿化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本市不会在5月份开启一年一度的“除草季”,管理成本较高的草坪仅使用在城市主要道路两侧绿化带及重要景点,目的是适应城市景观需要,而除草、浇水、施肥等属于日常维护工作。

“一年一度的‘除草季’在5月再一次开启。这是一场冰冷的拔草比赛,那些坚强美丽的野草被园林工人们一棵棵拔除。”这封署名为“一群向往生态北京的专家和志愿者”的公开信称,野草因影响“市容”和“美观”而被拔除,然后种上高价的园林花卉或者铺上单一的草皮。公开信质疑铺设大面积单一草坪破坏生态,而且使生物多样性日趋消失。呼吁“留住野草、营造自然野趣的野草景观。”

对此,市公园管理中心回应称,市属11家公园的绿地面积累计达1020公顷,是北京的绿肺,城市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基地。近5年来,市属公园通过培育、筛选、种植抗逆性较强乡土的植物品种,使得市属公园野生地被、缀花草地达到了绿地面积的80%以上。一些京郊本土灌木与缀花地被重新回到人们视线中,形成“林下繁花”的天然野趣。因此,在市属公园内不存在大面积拔除野草的现象。

市园林绿化局城镇绿化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本市不会在每年5月份开启“除草季”,公开信中指出的“铺设大面积单一草皮”不符合实际情况。早在2006年,本市就开始推进节约型园林城市的建设工作,重点推广“地被植物多样化”和“野生地被园艺化管理”的理念,在绿化景观中实现乔木、灌木和草相结合,保证生物多样性。并大量使用适应本土环境的野生地被。而耗水量高、管理成本也高的草坪,所使用的是冷季型草,只有在城市主要道路两侧的绿化带以及重要景点使用,比如天安门广场、长安街沿线等。这种草坪的观赏效果更好,适应城市景观需求,但是需要经常清理杂草,否则会影响其正常生长。本市会严格控制冷季型草坪的使用面积。

探访

冷季型草坪仅在重点景区使用

昨天下午,北京青年报记者刚一进颐和园新建宫门,就看到道路两侧有大量草坪绿化。据颐和园管理处园林部主任赵晓燕介绍,这是今年新种植的,草名是“麦冬”,播种面积达20多万平方米。因其适应性强,不需要人工照料等特点,替代了过去的冷季型草。

据了解,冷季型草基本上每周都要清理一次杂草。它最适宜的生长温度是15℃至25℃之间,因此夏季的养护成本就更高了,不仅要大量浇水,还要经常打农药,避免病虫害。之所以使用冷季型草,是因为它的观赏效果非常好,整齐美观、耐踩踏,“就像绿毯子一样”。而且绿色期长,如果养护到位,一年中可以观赏到绿色的时间长达330天以上。

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,北京市曾大量引进种植冷季型草,大多从国外引进,目的是提升景观效果。后来发现,这种草坪的管理成本非常高,耗水量巨大。如果管理不善,容易干枯死亡,造成地面斑秃。实际上,冷季型草在本市的推广使用时间不足10年。随着节约型园林城市建设工作的开展,开始逐渐使用适合本土的野生地被,冷季型草坪的数量日趋减少,只在重点景区周围使用。

赵晓燕介绍说,去年APEC会议期间,国家主席习近平夫人彭丽媛陪同9个经济体领导人配偶游览了颐和园,经过了一些重要景区,如长廊、佛香阁、听鹂馆等,这些景点周围有部分草坪使用了冷季型草。“毕竟颐和园属于皇家园林,要保证景观效果。”另外,北青报记者发现,由于冷季型草具有耐踩踏的特点,一些草坪靠近道路的部分保留着这种草,里面则是“杂草丛生”的状态。

在颐和园凤凰墩景区,绿地上随处可见各种野草,同一片绿地上有很多种野草,不同季节也会有不同野草萌芽。由于多年生的特点,播种以后,明年自己就能长出来了。园林工人只需在夏季修剪野草的高度,避免疯长即可。赵晓燕表示,综合养护成本下降了2/3。

另外,颐和园在实施绿化改造过程中,有目的性地种植二月兰、甘野菊、紫花地丁等蜜源植物,既保证了园林景观的观赏效果,同时还吸引了食蚜蝇、狼蛛、各类瓢虫等天敌昆虫来此“安家”,以防治蚜虫、寄生蜂等害虫。

据了解,在市属11家公园中,野生地被、缀花草地的绿化面积已经达到80%以上。

内存

全市重点推广16种野生地被植物

北京市有应用价值的野生植物多达上百种,在奥运会以前,为了替代冷季型草,市属公园筛选出16种表现良好的野生地被植物,并在全市大范围推广。

这些野生地被植物主要是多年生,不必每年播种,生产繁殖速度快。大多数夏季会开花,具有较强的观赏性。而且节水,养护成本低,高度在60厘米以下。

蛇莓:春季返青早,耐阴,较抗旱,绿色期长。无人工灌溉的绿地仍可生长。

菊花脑:野生性状极强,具一定耐阴性,对环境要求不严,不择土壤,管理粗放,返青早。

多花胡枝子:耐阴,耐旱,栽植成活后不再需要专门浇水。

旋覆花:旋覆花株型整齐一致,可以做自然式花带及草坪镶边使用。

大叶铁线莲:可丛植或片植,或用于半阴坡地护坡,适宜与二月兰等地被混植应用。

三齿萼野豌豆:生长速度快,绿色期长,建坪效果好。

打碗花:适宜在干旱地区的园林绿化中做观赏地被植物。

紫花地丁:喜阴,较耐干旱,在半阴处生长良好,正常条件下无需修剪、施肥。

委陵菜:无需施肥及病虫害防治。

连钱草:较耐阴,无需修剪、施肥等措施。

青杞:喜光,耐阴,较耐旱。

甘野菊:在全光照条件下,植株高大健壮,花量多。

匍枝毛茛:绿色期长,北京地区12月上旬枯黄后茎叶不脱落,仍可形成一层致密的覆盖。

玉竹:管理较粗放,病虫害少,未覆盖地面前需加强杂草防除。

青绿苔草:养护管理粗放,无病虫害,在秋季适当施肥,补充水分,可延长绿色期。

黄芩:管理粗放,夏季开花。

对话

这篇文章是前年的 稍微修改一下重发了

对话人:公开信撰写者、自然大学成员 杨恒

北青报:你为什么要写这封公开信?

杨恒: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正在四川出差,(自然大学)领导跟我说又有人除草了,让我发文章呼吁一下,我就发表了。这篇文章前年就发表过,当时我也出差,没在北京。今年只是稍微修改了一下措辞,没有实质性的改动。

北青报:你是否调查过公园里存在除草的现象吗?

杨恒:在北京的志愿者说看到过除草。最初让我写这篇文章,我就像完成任务一样,具体哪个公园是什么情况,我还没做到这一步。没想到今年这篇文章影响力这么大,我也没准备好。倒是在我出差的县城,看到过很多除草的地方。

北青报: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回应称野生地被种植量超八成,你怎么看待?

杨恒:我一时想不起来去过哪些公园了,公园的情况还需要跟他们去证实。我在做森林保护项目,四五月份都在外面跑,各地问题比较多。等我回到北京了,我想去拜访一下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和园林绿化局,希望能做个对话,了解情况。

来源: 北京青年报